內容字號:默認大號超大號

段落設置:段首縮進取消段首縮進

字體設置:切換到微軟雅黑切換到宋體

聚會玩手機:你的人際交流能力正在下降

2015-10-11 10:52 來源:騰訊科技 作者:李瑋 人氣: 評論(0

10月11日消息,《紐約時報》近期刊文稱,聚會時玩手機正成為普遍現象,智能手機和移動應用的發展導致我們逐漸失去了人際交流的能力,而我們應當改變這一點。

聚會玩手機:你的人際交流能力正在下降

以下為文章全文:

手機帶來的分心二用

許多大學生對我說,他們知道如何一邊看著對方的眼睛,一邊在手機上輸入文字,而這樣的分心二用甚至不會被他人所察覺。他們表示,這是他們在中學時代學會的技能,因為他們需要在不被老師發現的情況下發短信。目前,當需要同時應付好友和“其他事情”時,他們就會這樣去做。

目前,我們沒有太大的必要去隱藏自己正在分心二用的事實。在皮尤研究中心2015年的一項調查中,89%手機用戶表示,他們曾在最近一次社交聚會上使用手機。不過,他們并不認為這是妥當的做法:82%成年人認為,在社交場合使用手機會影響與他人的交流。

我研究互聯網心理學已有30多年時間。過去5年中,我專注于以下的問題:在一個許多人都更愿意發短信而不是對話的世界中,面對面的人際交流會受到什么影響?我研究過家庭、朋友和戀人之間的情況,也研究過學校、大學和工作場所的情況。

一些大學生向我解釋了如何在食堂用餐時分心二用,他們提到了所謂的“三人法則”。當5到6人一同吃晚餐時,如果你發現有3個人全神貫注,或者說抬著頭時,你就會允許自己低下頭玩手機。在這樣的情況下,交流仍然可以繼續,但不同時間段抬頭交談的人不同。效果正如你的預期:交談的話題一直都很輕松(或者說淺顯),對于不同話題,人們可以自由選擇參與或不參與。

年輕人對于這樣的“三人法則”非常熱衷。你不僅可以在用餐時遵循這一法則,在其他多種場合也是同樣。首先,這意味著你隨時可以關注別的事。你可以將自己的注意力轉向任何地方,總是會有人傾聽你的談話,你永遠都不會感到厭倦。如果你覺得話題令人昏昏欲睡,那么可以不再關注談話者,而是轉向手機里的世界。

不過,學生們也表示,這樣做帶來了迷失感。

在一次夏令營中,我采訪了一名15歲的女生。她表示,在和父親一同外出用餐時,父親經常會拿出手機,“以增談資”。她的反應是:“老爸,別在用谷歌了,我想和你說話。”另一名15歲的男孩對我說,未來,他對自己家人不會像父母對自己一樣。他的父母會在吃飯、逛公園,以及參加學校運動會時玩手機,盡管他們并未意識到這一點。他希望家人能更多地溝通。還有一名大學新生希望知道,他們這代人的生活出了什么問題。他表示:“我們的文字表達能力很強。當我們在一起時,文字變成了我們溝通的方式,這是個問題。”

全情投入的人際交流

在實驗室和現實環境中的多項研究均表明,當兩人開始對話時,如果旁邊桌上或視野范圍內放著一部手機,那么他們的談話內容,以及談話過程中的投入度都會受到影響。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只會談論即使被打斷也不會受到太大影響的話題,而他們也不會感受到對方的全情投入。換句話說,即使是一部安靜的手機也會割裂人際之間的關系。

2010年,心理學家莎拉·康拉斯(Sara Konrath)帶領密歇根大學的一個團隊對過去30年的72項研究進行了整理。他們發現,在30年時間里,大學生在人際交流過程中產生“同理心”的頻率下降了40%,而2000年以后的下降幅度最明顯。

在過去幾代人中,科技發展對人們同理心的形成造成了負面影響。盡管我們已習慣于每時每刻的聯網,但我們仍需要找到與他人交流和溝通的方式,尤其是如何進行開放性、無意識的對話。我們需要發表自己的看法,充分投入到談話中,關注對方的眼神、手勢和語調,并適當地相互辯駁。在這一過程中,我們會產生同理心,以及自主觀點和自我意識。

當然,今天我們仍可以看到這種全情投入的交談,但頻率的下降非常明顯。這不僅是由于,我們正在從面對面交流逐步轉向在線聊天,也是由于我們總是拿著手機,以至于我們從一開始就不愿意讓這樣的交流開始。

在內心深處,我們知道這一點,而目前關于人類直覺的研究也在逐步展開。我們正面對著重要的選擇。這并不是說我們應當放棄手機,而是在使用手機時更有目的性。我們應當恢復人際交流。

關于人際交流的問題在年輕人身上就已經出現。幾年前,一家私立初中讓我去解答他們教職工的疑惑:學生們無法像以往一樣建立友誼。根據校長的介紹,一名7年級學生試圖將同班同學排除在學校的社交活動之外。盡管這是一個長期存在的問題,但這次有些不同。在行為受到質疑時,這名女生并沒有太多話要說:“她的回答非常機械化。她表示:‘對此我沒有任何感覺。’她無法體會到,其他學生因此受到的傷害。”

這名校長隨后表示:“在操場上時,12歲學生表現得就像8歲一樣。他們排斥對方的做法以往只會出現在8歲孩子身上。他們似乎無法將自己置于其他同伴之中。”

一名教師注意到,學生“坐在食堂里,看著他們的手機。當他們開始分享信息時,這些信息實際上來自手機。”這是否算得上一種新的交談形式?如果是這樣,那么這無法帶來以往交談的效果。以往的交談能帶來同理心,但這些學生似乎已不太理解對方。

不過,情況可能并非那么糟糕。心理學家雅爾達·烏爾斯(Yalda Uhls)領導了2014年的一項研究。這項研究專注于在遠離數碼產品、戶外環境中的兒童。在脫離手機和平板電腦幾天后,與對照組相比,參加活動的兒童能更好地閱讀人們的面部表情,并準確辨認出視頻中演員的情緒。這樣的“同理心”來自何處?答案是相互之間的交流。在對話中,如果你給予更多的注意力,并且學會站在對方的立場,那么情況會有明顯改善。在離開手機后,做到這一點變得更簡單。相互交流的能力是人類最基本的特點之一。

獨處的能力

在自己的研究中,我也曾注意到這一點。在一次遠離數碼產品的夏令營中,一群14歲男孩在晚間聊天時談到了對過去3天野外徒步活動的感受。幾年前,年輕人對于徒步活動最深刻的印象在于過程中的艱辛或是優美的自然風景,而目前他們最大的印象則是沒有手機。一名男孩說,“在這段時間里,你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靜靜地思考,與朋友交談。”這些年輕人還談到,在遠離在線信息時,他們有了新的生活品味。他們愿意接受這種沒有互聯網的生活,這反映了一個關鍵事實:能否進行有同理心的對話與“獨處的能力”密切相關。

在獨處時,我們將找到自我:我們將準備好進行交談,表達自己的意見。如果不能找到自我,那么我們就不能很好地了解他人。如果不愿獨處,那么我們就會將他人變為我們想要的模樣。如果不知道如何獨處,那么我們將會因此而孤獨。

在良性循環中,人際交流應當與自我反省結合在一起。只有具備自己的觀點時,我們才能真正了解他人想表達的含義。與此同時,這種深入內心的對話,無論是在私密場合還是公開的社交場合,都能讓我們變得更好。

然而目前,我們已經將這樣的良性循環置于危險之中。我們認為,獨處的時光是一種問題,而科技是解決這一問題的辦法。弗吉尼亞大學心理學家蒂莫西·威爾森(Timothy Wilson)曾帶領一個團隊,研究人類獨處的能力。受試者被要求離開數碼產品和書籍,坐在椅子上思考。他們被告知,有6到15分鐘的時間去獨處,而唯一的規則就是不能睡著。在一次試驗中,許多受試的學生選擇接受微弱的電流刺激,而不是獨自靜坐并思考。

人們常常對我說,在聚會時玩手機令他們感到很困擾。但毫無疑問,人們玩手機只是個人行為,不會給他人帶來任何傷害。或許,這就是我們新的聚會形式。

將事情割裂開分析可能會導致我們難以把握獨處和對話之間的固有聯系。在獨處時,我們將學會專注和想象,傾聽自我。我們需要這樣的技能,并運用在交談過程中。

每項技術都會令我們直面人類的價值。這是一件好事,因為這促使我們再次確定,這樣的價值是什么。如果已經準備好更重視面對面人際交流,那么我們就很容易看到,未來應當怎么去做。我們尋找的并不是捷徑,而是起點。我們熟悉其中的某些部分,但身體力行則更具挑戰性。當做好每件小事時,我們就能看到不同。

如果希望重新學習交談,那么首先需要學會獨處。最關鍵的對話是與自我的對話,你應當放慢心態,為這種對話創造條件。此外,你還需要練習同一時間只做一件事。你需要意識到,單任務的行為方式是一件大事。在生活的方方面面,這都能改善你的表現,減輕壓力。

不過,每次只做一件事可能并非那么容易,因為科技發展的目的就是讓我們能方便地同時處理多件事,在有限的時間里提高我們的效率。多任務的行為方式有自身的優點,但當我們追逐這樣的感受時,我們追逐的只是幻覺。交談是人類練習單任務的一種方式。

重新設計科技產品

手機并不僅僅只是配件,而是一種能帶來強大心理影響的設備。這不僅改變了我們的行為方式,甚至也改變了我們對自身的看法。推動人際交流的另一種方式要求我們意識到,對于互聯性帶來的所有一切,我們有多么脆弱。在設計產品,甚至我們的生活時,我們應當考慮到這一點。

我們可以選擇不再一直拿著手機。我們可以將手機留在房間里,當我們工作或與他人交談時每隔一兩個小時再去看一次手機。我們可以在家里和工作場所劃分出“無數碼產品”區域,督促自己習慣獨處及對話。家人可以在日常生活中找到這樣的場合,例如在餐桌上、在廚房里,或是在車里。我們需要在孩子們的兒童時代就向他們灌輸這樣的觀念,使其成為家庭文化的基本元素。工作場所也是同樣,設置這樣的區域將帶來幫助:員工之間更多的交流將有助于提高效率。

我們也可以重新設計某些科技,從而給人際交流留出更多空間。iPhone的“請勿打擾”功能就是其中之一。在這種模式下,你不會被震動、燈光和鈴聲所打擾,但你仍可以接到關鍵人物的來電,或是在某人反復致電時看到信號。工程師或許有更多的點子:在設計手機時,我們是否可以讓用戶不必一直關注手機,而是讓手機幫我們完成工作,解放人力?通信行業對手機成功的定義是否可以不再是人們在手機上花了多少時間,而是這樣的時間花費是否有價值?

對于人類和技術的關系,我們應當放在更大的背景中去審視。例如,在我們的政治文化中,我們的談話會受黨派偏見等因素而影響。我們可能認為,互聯網會讓我們更大膽地表達自己的意見。但2014年皮尤的一項研究表明,在社交媒體上,如果人們發現粉絲與自己持不同意見,那么很可能不愿公開表達自己的觀點。針對人類的弱點進行產品設計意味著,我們需要研究,如何促進人們在線上和線下的交流,使不同人可以表達不同的意見。

某些時候,這僅僅意味著我們需要傾聽他人的聲音。一名大學新生曾對我說,她不愿開口交流是由于所謂的“7分鐘定律”。根據這一定律,我們通常至少需要7分鐘時間才能知道對話要如何展開。在這7分鐘結束之前,你不能去看手機。如果對話陷入沉默,那么你需要接受這一點。與生活一樣,對話有時也會陷入沉默。有些人將這樣的沉默稱作“令人乏味的瞬間”。這通常發生在我們感到躊躇、猶豫的時刻。

這名女大學生非常清楚這樣的7分鐘定律。然而,在開始玩手機之前,她并沒有耐心去等待如此長的時間。因此,她這一代人被心理學家霍華德·加德納(Howard Gardner)和凱蒂·戴維斯(Katie Davis)稱作“應用的一代”。這代人伴隨著手機和應用逐漸成長。這使他們失去耐心,并期待世界能像應用一樣迅速而有效地做出反應。這種思維方式的出發點在于,現實世界中的一切也會像算法一樣:特定的操作會帶來可預測的結果。

在朋友關系中,這樣的態度可以解釋為何他們不再有同理心。好友關系成為了一種可控的關系:你有許多朋友,你通過工具去找到他們。因此你需要邁出第一步:重新與自己、朋友和社會展開對話,不要將世界視作一款巨大的應用。從另一方面來說,人際交流將幫助我們避免從算法的角度去看待生活,因為這樣的交流能教會你變通、意外,以及個性。

目前,我們應當承認,技術帶來了非預期的結果,而我們在其中非常脆弱。然而,我們應當尊重人類自身的靈活性。我們仍有時間去改正,并記住我們是什么樣的存在:歷史的生物、有著復雜的心理、復雜的關系,會相互交流,而這樣的交流是樸實無華的、充滿不確定性的、以及面對面的。

相關文章



分享給小伙伴們:
本文標簽: 智能手機人際交流

評論

發表評論愿您的每句評論,都能給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帶來共鳴,帶來思索,帶來快樂。

簽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評論列表


    © 2002-2017 dngsw.cn 電腦高手網 版權所有

    粵ICP備13005586號-3

    26选5开奖